520小说吧 -> 其他小说 -> 盛宠之将门嫡妃: 324.金子,银子,小叶子,统统交出来

324.金子,银子,小叶子,统统交出来 免费阅读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盛宠之将门嫡妃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“什么?师尊走了?”

    “说好的传承呢?”

    “师尊留信,逍遥门解散,还有什么传承?”

    “解散?为什么解散?”

    “师尊说去找儿子,让我们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“逍遥门的秘籍,那么多宝贝呢?”

    “还用问?师尊找儿子,那些东西当然都是留给儿子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心心念念为了传承而来的弟子们,都懵了,纷纷傻眼。可万俟霊不打照面,已经走了,他们便是不甘不愿不接受,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很快,人群中出现不满之词,有人附和,说的越来越多,无非就是万俟霊太自私,愚弄他们,说好从他们之中选择传承人,却言而无信。

    幸好万俟霊走了,否则真听到这些话,定会寒心。因为逍遥门是他一手创立,这些人能有今日都是他给的。不过人心总是不足,除非好处都给了谁,谁才会真正满意。

    墨云初听着众人议论纷纷,很是意外。想到叶翎昨日说,她夜里就要走,真走了,却没料到,万俟霊也跟她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墨云初看到英言修脸色难看的样子,心情不错。她没什么失望的,本也不是冲着传承来,只为跟英言修作对。看到英言修一无所获,气得要死,墨云初表示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姜琳得知万俟霊走了,很意外:“怎么会这样?看来,那个花羽,或许真的知道你枫师伯在何处。”

    墨云初点头:“我想也是。那些人竟然都说起师公的不是,好像师公在,公平比武,他们就能当上下任门主一样。本来师公要传位,就该是枫师伯的。真不知道英言修哪里来的那么大脸,以为非他莫属一样。”

    姜琳听出墨云初的敌意,蹙眉说:“初儿,跟你说过好多回,姜凝的事过去了,不要再提。英言修有错,姜凝自己也有错。你不要再招惹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我可什么都没做。”墨云初摇头,“娘,这边事了,我们接下来回家吗?”

    姜琳看了一眼墨凤琉所在的帐篷,犹豫了一下:“跟你爹打了招呼,我们就走。”

    墨云初挽住姜琳的胳膊:“娘心里是不是还有爹啊?”

    “有如何,没有又如何?反正我是不会进墨云国后宫,跟那些女人争宠的。”姜琳说这话时,眼底分明有一丝黯然闪过。

    “娘,其实我一直觉得,你还年轻,不如再找个好归宿。”墨云初说。

    姜琳敲了一下墨云初的脑门儿:“胡说什么?别想些有的没的。”

    姜琳带着墨云初过来找墨凤琉,墨凤琉正在跟贺凛议事,墨蔚沉默坐在一旁,不见“墨锦夜”。

    “十公主,你跟那个花羽原先就认识吗?”贺凛问。

    墨云初摇头:“不认识。第一次是在观海城碰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到底是什么来路?”贺凛问。总觉得万俟霊是因为那个姑娘改了主意。

    “她没说,我没问,不清楚。”墨云初说,以为贺凛是不甘心他的徒弟“墨锦夜”没有得到传承。

    贺凛叹了一口气:“也不知道师父在想什么,希望真是去找枫师弟了。”

    “凤哥,我跟初儿要走了。”姜琳对墨凤琉说。

    “还是不肯跟我回去吗?”墨凤琉反问。

    姜琳微微摇头:“这件事,早说清楚了。我是逍遥门的人,否则这次不会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让初儿随我回国吧,她长大了,不能总被你拘着在那个地方不见人,也该说亲了。”墨凤琉说。

    墨云初以为姜琳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拒绝,谁知姜琳沉默片刻之后,点了点头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娘,我不想去当公主。”墨云初皱眉。

    墨凤琉微叹一声:“初儿,回去见见你祖父,若是不习惯,为父再派人送你回你娘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定了。”姜琳说,“我要去访友,先走一步,初儿跟你爹回墨云国,不要任性。”

    姜琳话落,也没多说什么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墨云初追出来,但姜琳心意已定,坚持要让她跟着墨凤琉。

    最后墨云初送姜琳到海边,目送姜琳一个人驾船离开了。转身,就看到英言修朝她走过来。

    墨云初眼眸一冷,不想理会,但英言修是冲她来的,侧身挡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“好狗不挡道。”墨云初冷声说。

    英言修冷笑,伸手抓住墨云初的肩膀,把她提起来,上了岸边的一艘小船,快速离岸而去。

    这会儿其他人都还没离开,岸边没人看见,墨云初没想到光天化日英言修竟然敢动她,等她终于挣脱英言修的钳制,两人已离岸数百米,共乘一艘小船,在茫茫无际的大海上。

    小船狭窄,两人交上手,就开始颠簸摇晃。

    作为三国第一天才,英言修事实上就是逍遥门年轻一辈的弟子中实力最出色的,当然,不算南宫珩和叶翎这两个神秘的弟子。

    墨云初并不弱,但对上英言修,还是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数十招过后,英言修的剑,架在了墨云初脖子上。

    墨云初美眸之中尽是怒意:“有种你就杀了我!”

    英言修冷笑:“你不是很能耐吗?不是要给姜凝报仇吗?自不量力!”

    “谁有你英言修能耐?”墨云初面带嘲讽,“不是号称有洁癖,配不上你的女人绝对一个手指都不碰吗?怎么就跟袁飞燕做了夫妻?不过说实话,我倒觉得你们俩天造地设,很是般配!”

    英言修面色一寒,收剑,伸手掐住了墨云初的脖子:“找死!”

    墨云初看着英言修,眸中没有一丝惧意,只有讽刺。

    英言修猛然甩开墨云初,剑指她的心口,冷冷地说:“我不是来找你斗嘴的!说,那个花羽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墨云初轻咳两声,坐了起来,轻嗤一声:“我还当你发什么疯,原来是对师公的传承不肯死心?是不是觉得,娶袁飞燕白娶了?”

    “墨云初!不要挑战我的耐性!回答我的问题!花羽是什么人?”英言修厉声问。

    他事实上并不想真的动墨云初,因为她不是普通的逍遥门弟子,是墨云国公主,墨凤琉的孩子,只要认他的,他都认,都会护着。墨凤琉和贺凛都在岛上,若是墨云初出事,会很麻烦。

    但“花羽”上岛之后,只跟墨云初有过接触,看样子墨云初是早就认识她的。英言修不肯接受如今的结果,所以盯上了墨云初,想问出万俟霊和“花羽”的下落。

    即便得不到武功传承,他也要拿到逍遥门那些年累积的宝物。到时候,他甚至可以号令逍遥门的高手为他所用。

    “花师姐是你惹不起的人!”墨云初冷笑,“不用在我这儿白费力气了,没有意义,就算我知道什么,你猜我会告诉你吗?”

    “墨云初!你一定跟我作对吗?”英言修一脸怒意。

    墨云初点头:“是啊,我就是一定要跟你作对,这个问题还需要问吗?”

    墨云初话落,一个小药瓶从她身上掉了下来,她立刻去捡,却被英言修抢了先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英言修冷声问。

    “毒药,千万别打开,死了不负责。”墨云初冷声说。

    药瓶很普通,没什么特别的,但不懂医毒的人,身上一般不会带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英言修屏住呼吸,打开药瓶的塞子,一股淡淡的香气散发开来。他看到里面的两颗药丸,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,倒出来,闻了闻,放入口中。

    墨云初拧眉:“英言修你这个贱人!是你的东西吗你就吃?还给我!”

    当时叶翎给了墨云初两瓶毒药,临走前又给了她一个小瓶,说是糖,一共三颗。墨云初尝了一颗之后,觉得是好东西,舍不得一次吃完,就带在身上。

    英言修把剩下的一颗糖丸放回药瓶里,猛然攥紧那个药瓶,俯身,逼近墨云初,眸光幽深地问:“这是花羽送你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有病!”墨云初偏头。

    “宁叶……她就是宁叶!”英言修心情很复杂,万万没想到,一直在找的人,出现在他眼皮子底下,他竟然都没认出来!

    墨云初神色微变,宁叶?她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,难不成“花羽”师姐,是英言修认识的人?伪装术高明,连他都骗过去了?

    “原来是她!竟然是她!”齿颊还有桂花糖丸的清甜味道,英言修看着手中的药瓶,神色一变再变。他没想过那会是叶翎,因为他潜意识里认为叶翎一定跟叶尘在一块儿,而“花羽”不止容貌气质跟叶翎差异很大,连身高身形都不同!

    英言修怀疑,叶翎就是专门为了躲他,所以才那么费心伪装!

    不过这一点,英言修真的想多了。对他的态度,叶翎一直都是懒得理会。她来幽灵岛的目标是楚明泽,费心伪装也是为了不惊动楚明泽。

    “墨云初,她不是我的仇人,是我的朋友。”英言修冷静下来,面色缓和很多,伸手去拉墨云初,却被躲开了,“告诉我,你所有知道的,关于她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朋友?少自作多情。真是你的朋友,那你问我干什么?不如你跟我讲讲?正好我也想多了解花师姐一些。”墨云初反问。

    “墨云初,我再说一次,姜凝的死就算跟我有关系,也不是我想要的结果,你如此仇视我,对我不公平!”英言修冷声说,“而且一码归一码,那个花羽本名叫宁叶,真是我的朋友,但因为有点误会,我一直在找她,想解释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误会?”墨云初站起来,看着英言修,缓缓地笑了,“我猜,你喜欢花师姐,但人家根本不想理你,对不对?如果花师姐真是你说的宁叶,她来幽灵岛,刻意伪装,都没让你发现,你还不懂什么意思吗?就是让你有多远,滚多远的意思!”

    “墨云初!”英言修气得眼睛都红了,“你在挑战我的耐性!”

    “自以为是的神经病!谁闲得挑战你?”墨云初话落,身子跃起,直接跳进了海里,往幽灵岛的方向游去,根本不想再跟英言修废什么话,看见他就觉得恶心!只是可惜,叶翎送她的糖,看样子是抢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墨云初心中又默默地记了英言修一笔账,诅咒英言修吃饭噎死!

    英言修就站在船上,举起手中的药瓶,对着太阳,微微眯起眼睛,喃喃地说:“花羽,宁叶……不管你跑到天涯海角,我一定要找到你!”

    但英言修就算发现“花羽”就是“宁叶”,也搞不懂万俟霊突然离开这件事到底是什么情况。英言修怀疑,宁叶可能是万俟枫的女儿?万俟霊的孙女?

    不论如何,从结果来看,英言修想要的东西,又被叶翎轻而易举地得到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英言修的怒气消了些,收起药瓶,轻笑了一声:“宁叶啊宁叶,你成功地让我对你的兴趣又多了一百倍!你肯定没有二十三岁,那孩子不是你儿子吧?我就不信你能一直躲着,咱们走着瞧!”

    墨云初游回幽灵岛,墨凤琉见她一身狼狈的回来,问她怎么回事,她也没多说什么。因为她并不习惯当墨云国的公主,用权力来给自己谋利,让贺凛帮她去报仇。

    事实上正是因为墨云初很清楚她师姐姜凝的事,不能全怪英言修,所以与其说她对英言修是恨,不如说是深深的厌恶。倒也不至于因为她挑起两国皇室在幽灵岛上的争斗。

    “大哥呢?”墨云初突然想起,两天没见到楚明泽了。

    墨凤琉直说,墨云初见到的那个大哥是假的。

    墨云初简直是醉了,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事?跑那么远去找人,竟然找了个冒牌货回来?还是墨蔚故意的!

    “那……大嫂跟孩子是怎么回事?大嫂说她之前受伤失忆了,该不会……”墨云初皱眉。她对完颜幽和小傲月印象都不错,该不会是假的“墨锦夜”,抓了真正墨锦夜的妻女吧?

    墨凤琉摇头:“当时时间很短,没有你想的那种可能,那对母女应该也是假的。”墨云初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暂时不要声张。一旦传出去,颜面是小,很可能会招惹某些人去那边谋害你大哥。”墨凤琉叮嘱墨云初。

    当初贺凛和墨蔚找去那边,其实是碰运气,因为谁也不知道墨锦夜是不是活着,会在什么地方。如果找回来的是假的,真的还在那边的消息让别人知道,首先墨云国皇室的某些人就不会安分,另外一个,还要提防英言修。

    墨云初点头:“我明白。那还是避开,先让英言修走了,我们再走吧,不然很容易就会被发现。”

    墨凤琉本就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却说袁飞燕,当众被英言修打了一巴掌,委屈不已,跑回来找袁蓟。

    袁蓟得知万俟霊解散逍遥门,已经走了,当时心中一沉,也顾不上安慰袁飞燕,因为他需要考虑的是,接下来他跟袁飞燕,还能不能活……

    袁蓟让袁飞燕立刻带上他,去找逍遥门的一个付姓师弟,一起离开。袁蓟跟那人关系不错,打算许点好处,先脱离英言修再说。因为英言修现在对他们父女来说,是最危险的。

    可惜,袁飞燕不愿意。

    袁蓟好说歹说,袁飞燕都不肯走,她说她是英天国的太子妃,她不会离开英言修的。

    袁蓟都快气死了,袁飞燕始终油盐不进,脸上被英言修打的红肿都没消,又开始帮英言修解释,说他只是当时心情不好,又说都怪万俟霊言而无信,甚至还说袁蓟有错,是他没有尽力帮英言修争取传承,答应英言修的事没做到。

    父女俩掰扯着,英言修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去哪里了?我很担心你!”袁飞燕立刻迎上来。

    英言修面无表情,把一张纸拍在了袁飞燕脸上:“拿着这个,从我面前消失!”

    袁飞燕神色一僵,拿下那张纸,上面大大的“休书”二字,刺痛了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言修,为师也没想到,会出现这样的结果……”袁蓟连忙想要解释。

    英言修冷声说:“什么都不必再说了。师徒一场,为了避免有人说我忘恩负义,你们的性命可以留着。拿着休书,立刻滚出我的视线,以后若是再敢让我见到你们,就是你们的死期!”

    “不!我不走!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太子妃!”袁飞燕把休书撕成了碎片,痛哭不止。

    英言修冷笑:“太子妃?我说你不是,你就不是!滚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怀了你的孩子!”袁飞燕神色急切地捂住了自己的小腹,看着英言修说,“这里有我们的孩子!你不能这样对我!”

    袁蓟眼中也有了光,如果是真的……

    下一刻,英言修抬脚,狠狠地踹中了袁飞燕的小腹!

    袁飞燕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分出去,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英言修冷喝:“来人,叫太医!”

    袁飞燕脸色一白,身子缩了缩。她刚刚是着急才那样说,但突然想起,这个月的月事没有来,会不会她真的怀上了英言修的孩子?那样就太好了!

    随行的太医很快赶到,按照英言修的命令,给袁飞燕把脉。

    英言修和袁飞燕只成亲那日同过房,是六月初六。今日是七月初七,如果袁飞燕有孕,已经能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太医很快起身,对英言修摇头:“太子妃没有身孕。”

    “不!你肯定看错了!时间太短,你再好好看看!”袁飞燕抓住太医的腿不让走,“我怀了身孕,我真的怀了身孕!”

    太医连忙推开袁飞燕,英言修让他出去,然后,他走过去,低头看着袁飞燕痴痴的脸,神色残忍地说:“真的这么爱我,受不了被抛弃的话,那你就,去死啊!”

    英言修话落,转身大步离开,没有丝毫留恋。

    袁飞燕嚎啕大哭,伤心欲绝。袁蓟老泪纵横,恨极怒极,却也无法可施。

    英言修很快就带着人离开了,留一个属下在岛上,给他的交代是:“盯着他们去何处,一个月之后,等我休掉袁飞燕的事传开,就寻个机会,杀了他们,做得干净点儿,不要让人怀疑到我头上!”

    袁蓟还在想,英言修终究念着师徒一场,没有下杀手。但英言修根本没打算放过这对父女。他暂时没动手,是为了名声。

    这天,幽灵岛上的人陆陆续续乘船离开。

    墨云国皇室的人留到第二日才启程,避免让人发现不对劲。

    出发后,贺凛请示墨凤琉:“何时再去寻太子?”

    “先回去。”墨凤琉说,“这次做好准备,不能再出任何岔子!”

    贺凛神色尴尬,墨蔚沉默不语。但她心中,仍旧希望冷淞能够得手,把墨锦夜杀了,这件事很好推脱。

    至于楚明泽去了何处,墨蔚不知道,也想不到。那个人,她从头到尾都没看透过。

    七月十一日夜,叶翎和万俟霊骑马路过一片树林。

    着急回黑水城,叶翎一路都没休息过。这次她在沿途留了记号,如果南宫珩看到记号,就知道她已经走过那些地方,别再往前,避免错过。

    “丫头,怎么还没见小混蛋来?他如果不来接你,你就甩了他,为师再给你找个好的!哈哈哈哈!”万俟霊很开心地提议。

    话落,一颗石子飞来,砸中了万俟霊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万俟霊怒喝:“谁?滚出来!”

    叶翎眸中喜色蔓延,直觉是她家鬼兄来了!

    下一刻,面前的树上,倒挂下一个人,长长的头发垂着,看不到脸,语气幽幽:“此山是我开,此树是我栽,金子,银子,小叶子,统统交出来!”

    万俟霊翻白眼,嘴角却翘了起来:“这小混蛋!”

    南宫珩挂在树上,随风飘荡:“小叶子,小叶子,再不给我一个抱抱,我就哭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叶翎从马上飞身而起,靠近时,被南宫珩长臂一伸拉到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小混蛋,你肯定很想知道,我为什么跟小叶丫头在一块儿吧?你绝对想不到,你走后发生了什么,哈哈!当时说了不让你走,你非要走,错过了吧?告诉你,小叶才是老子最得意的徒弟,你被逐出师门了!”万俟霊乐呵呵地说着,一抬头,哪里还有人在听?

    万俟霊气得吹胡子瞪眼,就听远处传来南宫珩戏谑的声音:“老万,我跟小叶子入洞房去,你自己玩儿吧,明天见!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强奸日本护士